于是,我在森林深处,看着秋雨敲出阵痛和悲伤。

人形自走磊吹君吹

資深段子手

9102年了,我還在為謝玉流淚

離婚

鈴聲響起來之後,學生們仿佛冬天被驚醒的魚,轟隆隆地收拾東西,嘩啦啦地隨著人流滑出去。文博摘了眼鏡,隨著最後幾個學生走到了教室門口,簡單地交代兩句之後,他又回到講台之前,把自己的雙肩包從櫃子裡拿出來,拎出教室門。

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從外套口袋裡掏了眼藥水出來,往兩隻眼睛各滴了一滴。他快速地眨著眼睛,多餘的眼藥水順著他的臉滑下來。

“文教授。”

“嗯?”

是個男學生,學生問得突然,藥水就像一行清淚,掛在他臉上。學生從包裡取了一包餐巾紙出來,遞給他。

“謝謝。”文博接過餐巾紙,抽了一張出來,再遞還給他。他擦掉了藥水的痕跡,順手擦了一下眼睛片。他把眼鏡戴上。“有事嗎?”

“其實之前也跟您...

祝大家新年快樂

祝我新年有更多腦洞

聖誕節

雨夜

架子鼓

《海闊天空》

怎麼想都很浪漫

2018的下半年一天睡得比一天晚,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,腰一天比一天疼。

以前晚睡是因為覺得靈感多,但也不會晚到這麼晚。

甚至我懷疑要不是我充電寶沒電了我可能會快樂通宵。

今天買了大逗上海場的票,餘額寶裡瞬間沒有了餘額。

但是我的人生,又有了盼頭。

祝大家聖誕節快樂。

“最難的時候...也接過皮肉生意的活。為了活下去,什麼都得做,你說是不是?”

他把吸管拔出來,紙盒捏癟,扔進垃圾桶裡。

“等你難到也想拿著粉筆去路邊一蹲的時候,真的沒什麼尊嚴可言了。只是想...活到明天。”

他笑起來,從盒子裡抽出一支煙,叼在嘴邊,又從褲子口袋裡掏打火機,火鐮打了好幾次才打著。

“我有什麼錯...”

突然想起去年差不多的日子,我聽烏蘭巴托的夜聽到兩點鐘,哭的整個人簡直崩潰,然後做了一個關於堺雅人的甜到死亡的夢。

我好想再夢一次愛豆哦。

昨夜睡得極其之差,一點入睡,一點三十一音樂聽了醒了第一次,兩點四十七我家的貓爬過來一屁股坐在我臉上,六點五十家裡人開我房門拿東西把我弄醒了,七點半門外大聲說話我又醒了,最後我絕望地八點四十爬起來了。

剛剛在歡聲笑語中打了一個鐘頭的uno,我好喜歡uno牌哦。

大家晚安。

Sailor

窗外的天慢慢亮起來,泛出一陣深藍色。外頭開始有鳥鳴和樹枝扎的掃帚掃地的聲音,這座城市開始醒來。

王陽總是很容易醒,一時半會又睡不著,每次他都會把手臂墊在腦袋下面,從窗簾縫往外頭看,有時候是鴿子,有時候是月亮。他喜歡這種打世界一個措手不及的感覺,像是住在一個虛構的世界,想著能不能看到佈置環境的工作人員。

他在枕頭邊上摸索了半天,摸到電熱毯的開關,伸手把它關了,熱得讓人發燥,還有點口乾。他看了一眼身邊的人,像是睡得熟透的樣子,才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掀開起身。

忘了開地暖,腳碰著冰涼的地面,下意識往回縮了縮,好容易才探進毛絨絨的棉拖鞋。王陽站起來,挑開窗簾往外邊看了看,又將窗簾拉緊了一些。棉拖鞋的...

兩月份有兩場演出要看

一場是法扎

一場是大逗相聲

突然覺得生活很有盼頭

現在是凌晨兩點半,我本來應該把酒喝了現在酣睡無比,但是我現在特別清醒,明明玩了四個多小時電腦頭大到想死,下午想睡一會結果半個小時就醒過來了。

看了半場大逗的相聲劇,現在在聽黃金十年。

還是很想說一下老葉,真的很喜歡老葉了,尤其喜歡老葉撩頭髮,簡直是我的心動時刻。

有什麼可說的呢,其實沒有,只是覺得,不留點字下來挺可惜的。

希望往後一切安好。

1 / 140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